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戰況刻不容緩,已經沒有猶豫的時間了。

耳旁響起年輕女子焦急的聲音,受損擴大反應消失信號減弱……

這些他原本很少聽到的單字似乎都已失去意義,漸漸化為幾小時前Dynames傳來的通訊。

反反復復只有一句,卻並不是往日熟悉的聲音。

空氣驟然抽空,聲音缺了媒介,中途停住,散在周遭融入虛無。

什麽嘈雜,什麽喧囂,什麽紛擾,瞬間落盡。

隨即那些嘈雜喧囂紛擾統統回歸,沖擊得耳膜嗡嗡作響。

所有頓然喑啞的音節,都接回到原本的軌道,鋪成正常的脈絡,網住任何細小的遐想。

他知道那時起,便有什麽東西從自己身體的內部分離出去,永遠不再回來。

這是否也是Veda給他植入的審判程序,GM消失為他所帶來的罪與罰。




暗色的熒光屏上,就算不用最大顯示也能清晰的看見紅色的GN光線不停的交錯著。

厚重的色夜幕中上演著血色的致死交響曲。

Tieria不覺看到出神,一瞬間竟忘了自己身在何處。

“如果有悲劇,那一定是建立在各自崩塌的廢墟之上。”

腦海裏忽然浮現出這樣的一句話,是誰又是在哪裏說給誰聽的呢。

他已經想不起來了。

鬼魅蹊蹺尋不到究竟,就像沒有本源的影,找不到根系和憑依,一晃就變得恍惚杳無蹤跡。

他以為是太過疲憊,頃刻蒼老。

即使看起來再像16歲的少年,但事實終究不是如此。

就像他到現在為止也無法理解Lockon Stratos為什麽會那麽執著。

只是終此一生,他都不會再有質問他的機會了。



在這麽下去的話,等待著CB的便唯有終末了吧。

“這是我們必須償還的代價。”

主艦橋裏那個少女輕聲說著,微微發顫的聲音卻透出不容置疑的堅決。

她才只有14歲。

這世上總有些事情能夠理解,但卻無法接受。

那麽同樣也就存在一些雖然無法理解,但卻必須去孤註一擲的蠢事。

現在自己想要做的,大概就是這樣的蠢事吧。

Tieria轉身離開了艦橋,他覺得沒有任何時候勝於此刻想得澄透明。



“又打算違抗命令了嗎?Tieria。”

Allelujah靠在走廊上,側著身微笑看著他。

……眼睛好紅。雖然這麽想著,但Tieria只是扭過頭沒說話。

他們都生活在自己的內心惘然之中,並不希望被別人提醒。

有些時候只是覺得無言以對。

你知道應該學習遺忘。

你知道最後連訣別都省略。



“裝載GN Arms出擊,開啟Trans-am模式深入敵陣之後就啟動自爆系統,同歸於盡。”

“……!”

“你,是這麽想的吧?”

呼吸忽然急促起來,他原本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會感情外露的人。

揚起頭,他希望自己看起來會很平靜,“這是我的決定。讓開,Allelujah Haptism。”

稍稍用力按向墻,Tieria換了個方向,從他身前繞了過去。

就算是蠢事,這也是他作為“人類”最後的覺悟。



經過Allelujah身邊的時候,他微微側過臉,不願與那微紅的雙眼對視。

然而手卻忽然被拉住,接著那雙眼便像鮮明的鏡子一樣逼近他,映出自己的無助與焦躁。

放大,再放大。

然後離開。




“抱歉,這是我最後的任性。”

淡淡的鐵銹味殘酷的在舌尖散開。

他懷疑是否錯覺。致命的錯覺。仿佛身後被什麽追趕,掐著喉嚨不能喘息。




“飛行速度的話,當然是Kyrios更勝一籌。讓我去做吧。”

說完這句,便轉身離去。



“等等,Allelujah!這是我……”

急急的追了上去,即使是你,只有這個是自己無法相讓的罪名。




“那個人,一定希望你能活下來吧。”

停住腳步,Tieria定定的望向前方青年的背影,視線忽然一片清明。

周圍一切急速褪色,只剩下鮮艷到無法直視的橙與,還有那抹揮之不去的微紅。

然後那個人回過頭。笑了笑。



“其實我也一樣。”





許多年後,當Tieria回憶起七年戰爭時,他依然能清楚的記得。

即使只有一瞬,也從未曾遺忘的笑容。

轉身的那一秒,就決定未來註定徒勞的走向。

那是他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看見那個沈默的青年對著他微笑。




西歷2307年,Allelujah Haptism為保衛CB主艦Ptolemaios獨自出擊。戰死。

享年20歲。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<<盜鈴. | HOME |
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
| HOME |


Design by mi104c.
Copyright © 2017 不如相忘。,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